IMG_1376.JPG

亞茲德Yazd市中心地標:Amir Chakhmaq Complex牌樓

 

夜車經過檢查哨,上車盤問的警察看了看我的護照內頁,
「Where are you from? China?」「No, Taiwan.」
然後我就被請下車了,是車上唯一一個下車接受盤問的人。
 
警察:「Where are you going?」「Yazd.」,我回答
「Where do you stay?」
凌晨三四點遇到臨檢,睡眼惺忪的我一時沒醒過來,因為睡前才跟一個沙發主聯絡完,以為自己又要去couchsurfing。但我當時還抓不到伊朗在沙發衝浪上的拿捏,畢竟前兩位沙發主給我的感覺,沙發衝浪在伊朗雖然興盛,但一般他們不喜歡讓別人知道自己有在接待沙發客,所以我隨口說了「My friend's house」,說完才想到不對,我之前有為了拿簽證而在Yazd預先訂好住宿啊!!!
 
「Nonono... I'm going to stay in Silk Road Hotel!」,我趕緊回答。
 
但已經來不及了,伊朗警察聽到「friend」,開始追問「你有伊朗朋友嗎?男生還女生?」「他的名字叫什麼?有電話號碼或是Telegram嗎?」後來盤問了好久,我還是沒有透露任何訊息,但一方面又擔心自己被當做走私客或恐怖份子抓去關,有點擔心。幸好最後拿出我跟Silk Road Hotel訂房的email,盧了好一陣子,警察才讓我回到巴士…直到事後我到Yazd跟旅行社的員工分享自己的經歷後才知道,由於Kerman省一直是東亞毒品走私的要道之一,所以凡是與該省連結的交通車上,一定會經過檢查哨,所有的旅客都會被徹底地檢查。我因為擁有華人外貌,護照卻與他們認知的中國護照不太相同,可能是被懷疑為走私毒品的中國人;此外,之前有從其他伊朗人那邊聽聞,伊朗之所以可以在如此動盪的西亞地區還那麼安全,就是因為他們查緝恐怖份子查得很兇,這些都可能是他們需要對我的身份與旅行意圖做進一步確認的原因。無論如何,雖然中間一度有些緊張,但最後我終於還是順利地回到車上,繼續前往Yazd
 

IMG_1434.JPG

Silk Road Hotel的多人宿舍間
 
凌晨時分終於順利到了Yazd,叫了計程車到我的旅館Silk Road Hotel。Yazd舊城充滿著適應溫差極大的沙漠氣候、由乾草、泥土與牛糞等元素混成建材,所建城的黃土矮屋,通常將房屋部分陷於地下,以達到冬暖夏涼的效果。我的旅館就是以這種傳統房屋格局改建而成的,餐廳很美,富有當地風情,除了一般用餐桌椅外,也配有伊朗人喜歡坐在上面、以精美波斯地毯所鋪成的小茶几,是個用餐、放鬆、與聊天的好地方。然而為省預算,我入住的不是一般房間,而是地下室的宿舍房,須事先寫信預約,一晚10美金。當我打電話到櫃檯詢問時,提到我住的是宿舍房,對方跟我說宿舍房已經滿了,直到我提及我有寫信預約後,才提供我將關資訊。不過當我實際抵達旅館後,發現宿舍房根本空得很啊...之前在許多地方旅行也碰到類似的狀況,旅館似乎都不愛將宿舍房留給當天臨時找住宿的旅客,寧可空在那邊,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是我來伊朗後第一次住進多人宿舍的旅館,雖然因為是淡季,八人間的宿舍只有我一個人入住,但在要這規定嚴謹的國家,公私領域間的穿著,還真是有點難以拿捏:例如公用浴室的外頭貼了紙條,提醒我們在這邊還是要遵守穆斯林穿著,所以我只好把吹風機帶進浴室,洗頭洗澡完後,還要先吹乾頭髮,戴上hijab,披上也是特別帶進去、遮屁股用的長版衣,才能走出來。但初來乍到時,為求方便想換夾腳拖,卻不知道muslin dress code允不允許露腳趾,直到我看見旅館內的畫後,似乎解了我的疑惑…後來才知道,原來對於所有穆斯林來說,脫鞋洗淨手腳是到清真寺禱告前的必要步驟,所以露腳是很ok的。
 
15940844_10158077986750181_3539392776871242354_n.jpg
旅館畫中的穆斯林女性
 
由於搭夜巴有點累,在Yazd的第一天行程打算以輕鬆為主;所以我到旅行社安排了幾天後離開Yazd的巴士後,便在舊城區內逛逛。除了著名的黃土建築外,這裡許多建築物也使用風塔(badgir)將來自各處的風導入室內,再配合室內水池的蒸發吸熱原理,冷卻導入的風,並利用空氣對流原理,將室內廢氣導出室外,因而使夏天的室內能保持涼爽。風塔有各種形式,從只能迎單面風向,到能夠迎八種方位的風塔都有;而這樣的機制,也是為何多數波斯建築內,都會至少有一處小水池。Yazd所出的結晶糖特別有名,之前在市區散步時,也時常能看見店家在製造與販賣,我也趁著在享用旅館早餐時多喝了幾杯紅茶,伊朗所產的糖真的與紅茶好搭啊。
 
IMG_1614.JPG
 
伊朗喝紅茶必備的結晶糖,為Yazd特產之一
 

IMG_1110.JPG

伊朗每家每戶必備的茶壺——下頭裝著熱水,附上出水的水龍頭讓人調整茶的濃度,又兼具保溫的效果!
 

IMG_1119.JPG

在市中心逛逛,結果被當地女學生訪問XD
 

IMG_1922.JPG

風塔與降溫儲冰室
 

IMG_1382.JPG

市中心的鐘塔
 
IMG_1391.JPG
星期五清真寺
 
隔天一早我找了一對中國夫妻,一起搭計程車前往位於Yazd東方84公里處的Kharanagh,如同Yazd舊城區一樣,這也是座以黃土堆建成的小鎮。除了經過整修的城堡與主要道路外,其他地方都完全保持原貌,站在堡壘處的瞭望台,除了可欣賞壯麗的遠山外,也可以在附近發現沙漠地區特有的坎兒井(qanat,沒錯就是跟新疆一樣的坎兒井)!比起幾天前的Rayen城堡,我覺得這邊現存建築的立體隔間更複雜、更有趣;只是因為現在這邊已經沒在住人,房子也就不再修復,除了重建過的部分外,其他地方都放任它繼續坍塌、在旅客爬上爬下探險的過程中被踩爛,實在讓人覺得有點可惜...只能說,幸好來伊朗的旅客並沒有特別多…
 

IMG_1454.JPG

Kharanagh,已被廢棄的黃土舊城

IMG_1455.JPG

坎兒井風貌

IMG_1498.JPG

 

IMG_1515.JPG

在廢棄的舊城內爬上爬下探索很有趣,但還是很擔心一個不小心把黃土又踩塌了
 
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又稱拜火教)是薩珊王朝於七世紀時被阿拉伯穆斯林攻陷之前,伊朗地區最盛行的宗教。即使在穆斯林當道的現代,伊朗的傳統節慶與生活方式,還是深受此宗教影響,伊朗新年與這邊特有的日期計算方式,便是最好的例子之一:這項曆法有點類似台灣的農曆,但在這邊非常廣為使用,甚至連給旅客的車票日期,也多是以他們的自己的曆法計算,因此不懂他們曆法的旅客,看到票上的日期,總會感到有點疑惑,甚至偶爾發生搞錯時間的驚險事件。然而當伊朗與11世紀全面伊斯蘭化,拜火教遭受打壓後,殘餘的教徒多被迫遷徙到中部的Yazd 與Kerman地區,或是逃離到印度去。現今的拜火教圖所剩不多,分散在伊朗各地,除了Yazd還有比較大的族群以外,首都Tehran也有一些拜火教徒。
 
離開Kharanagh,緊接著參觀的Chak chak,便是拜火教於伊朗的最主要聖地,傳說中薩珊王朝末代國王的公主在被伊斯蘭軍隊追殺時逃離至此長居,因此每年6月14-18日,成群的拜火教徒都會集結於此慶祝。山頂的神殿內有水自石縫一滴滴地滲出來,在如此乾燥的地方,這樣的滲水現象,尤其神奇;「Chak chak」用當地話來說,就是「一滴、一滴」的意思。該景點的停車處正好有一群伊朗的大家庭在野餐,我們的計程車司機下車與最年長的爺爺說了幾句話後,告訴我們,這家人想要邀請我們一起吃早餐。天啊我覺得自己也太幸運,這真是難得的經歷啊!兩位中國人感覺比較害羞,只站在一旁默默地喝著遞給他們的茶;我則是接受爺爺的邀請,坐在野餐巾上與他們一齊吃片伊朗麵包、喝杯紅茶。他們全家人都對外國人感到好奇,不停地請爺爺翻譯,問我許多問題 ;小孩們的好奇心尤其重,雖然不太問問題,卻瞪著大大的雙眼,想辦法與我親近或示好,可愛極了。後來還有不少家庭成員在Chak chak的神殿內找我自拍,讓我深深地感受到伊朗人天生的熱情。
 

IMG_1622.JPG

爬上Chak chak前,受一伊朗大家庭之邀,共進早餐

 

IMG_1650.JPG

每年六月瑣羅亞斯德教朝聖節慶期間,這些空房就成了信徒最好的歇腳住處

 

IMG_1655.JPG

Chak chak山腰上景色壯麗

 

IMG_1675.JPG

IMG_1677.JPG

Chak chak廟宇內,有神奇不斷滴出水來的神壇(上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ney13625 的頭像
whitney13625

一個人散散步

whitney136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