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從King's Park看柏斯夜景

 

前晚同時喝了紅酒、白酒、調酒、shooter與beer,太多種酒精在血液中糾結,因此當我回到房間,全身放鬆以後,走路開始東倒西歪,幾乎一躺下就馬上昏死過去。每去一趟酒吧,半夜被自己身上的酒臭味臭醒時,都會偷罵前一晚放肆的自己,隔天幾乎都會累到處於攤死狀態。真不知為何我的那些外國朋友們總是如此精力充沛,任何大小事都有力氣去pub慶祝一整晚。

在各住宿地提前預定接駁車,是從愛麗絲泉市區使用大眾運輸前往機場的唯一方式。由於航班固定且班次不多,幾乎只要跟reception說出自己的目的地城市,他們便有辦法直接說出接駁車與航班出發的時間。我一上車,就看到有人對著我揮手──原來是與我一起參加Uluru tour的法國人Pat與她的先生,又過了一會,在熱氣球之旅認識的瑞典夫婦也上車了!Hey, we meet again! 愛麗絲泉實在太小,太容易與其他旅人有相同的目的地呀。

離開可愛又充滿回憶的紅色大陸,抵達天空藍得不可思議的柏斯。地中海型氣候的夏天,有著最適宜人居的天氣──艷陽高照,卻不感到炎熱;西風帶來些許涼意,沒開冷氣也不覺得悶熱;永遠蔚藍的天空,讓人天天有好心情。我在柏斯的機場看到一句廣告詞:「Life is a bottle of champagne, you could only spend one glass at work.」,讓我想起那段活在歐洲生活觀下,悠閒卻仍充實度日的日子。澳洲的歷史與文化,與大英帝國息息相關,因此新大陸的活力,與一些歐洲舊文化的思維融合,在此地形成另一股清新的氣息。

抵達我從Airbnb上找到,位於Victoria Park附近的住處,第一件事就是把好幾天沒能好好清潔的衣服拿出來洗!這兩天要住在香港人Rochelle與馬來西亞人Chris屋內一間空出的單人房,房內沒有冷氣,但電風扇開著便已足夠涼爽;有間獨立的洗衣間,讓我免費洗衣服,非常方便;公寓位於一樓,看起來是間新裝潢的房子,屋內也非常乾淨、整潔;外頭有座可愛的小院子,可以愜意地坐在外頭喝咖啡,院子旁甚至有小門,能夠單向直通大馬路出門!由於西澳的人口並沒有澳洲東岸多,這邊多蓋著二至三層樓的獨棟房,一樓皆有可自行佈置的院子,室內空間也非常足夠,簡直就是我的夢想住家類型啊!我到對面的woolworth買些肉品、生菜、牛奶等,煎了簡單的排餐。在西澳除了想在Frementle吃些海鮮外,並沒有特別想造訪的餐廳或美食,因此我決定接下來的旅程盡量自行下廚,不僅可省些旅費,而且澳洲奶、肉的品質真的很不錯,在畜牧業發達的國家享用這些民間高品質食材,也算是一種享受與體驗。

01  

天鵝鐘塔與市中心

02  

商業區一隅

 

餐後,陽光稍為柔和,我便出門到柏斯市中心走走。跳上公車的前一刻才發現自己忘記帶地圖與公車路線圖出門,而我在行前對柏斯也沒有特別研究,只根據Chris的口述,知道眼前這班車會抵達市中心而已──但我決定賭一把,先跳上車再說,之後再憑感覺下車吧!車子橫越Swan river後不久,我看見柏斯最著名的地標──天鵝鐘塔,想著這邊應該離市區也不遠了吧?跟司機示意要下車,先往鐘塔的方向走去,在岸邊Ferry乘船處看到Rottenest Express的據點,順道訂了Rottenest島的tour,然後繼續憑感覺往熱鬧的地方走,正好就在巴士總站附近的簡易地圖上,找到tourist information的位置,拿了一份地圖,開始簡單的市區觀光。

在荒郊野外待了五天,回到文明世界,突然有點不習慣:幾天前還不斷被叮嚀要隨時補充水分,細沙黏在衣服上的感覺猶未消散,今日我卻又回到現代人類的舒適圈內了。柏斯市中心很有歐洲小鎮市中心的風貌:百貨公司、商場、大品牌服飾店等等,在兩條行人徒步街內一應俱全;路邊偶爾藏著裝置藝術,讓我轉過街角時總能遇到一些小驚喜,不禁有點懷念起過去住在歐洲的時光。本想尋找UGG Australia的店面,帶雙澳洲製的UGG雪靴回台,然而我在市中心繞了好久,都只找到專門賣給觀光客的大陸製仿UGG雪靴,讓我感到有些失望,倒是PANDORA的店面有一堆,估計也是來搶亞洲觀光客市場的吧。柏斯市中心一帶有免費的貓公車(CAT Bus)可以搭,但我卻總偏好用雙腳,細細走過一些美好的小角落,感受一個城市中,不同風景間的轉換。所以當我離開柏斯商業中心(CBD)後,先是繼續往西北方步行至outlet,然後才跳上綠貓巴士,前往King's Park。

03  

喜歡透過步行,感受城市過渡地帶的美好角落

 

早一站下車的我,不知不覺往公園人煙較稀少的地方走去,在球場間迷了路。此時一位女生走過,我問她,該如何走到可以看柏斯夜景的觀景台呢?她大概給我指引了方向,接著說她剛游完泳,也想到處走走,如果我願意的話,她可以帶著我走捷徑前往,我當然非常開心地答應了。我們邊走邊聊,我問她是柏斯人嗎?她說她小時候住在鄉下,爸爸是位farmer,但長大後她搬到柏斯工作,已經在此地居住12年了。她也沿途介紹一些公園內的植物給我:有些有特殊香味,有些有特殊功用...等等,因為她懂的植物實在太多了,我不禁問,她是不是專門研究植物的學者,或是學校的生物老師呢?她說她只是一個教會學校的老師,「But we know those plants since childhood」。

04  

King's Park內的一戰紀念碑

 

後來我們在公園內的一戰紀念碑附近道別,我獨自在附近走走,看著名的柏斯夜景。離開時天色已暗,且CAT Bus的末班車已經開走了!我原本想著:賭賭看吧,說不定公車站牌上寫著的是發車時間,我還有機會等到車。這時一位男士走來,看了一會站牌,轉頭跟我說:「你不用等了,今天的最後一班車已經開走了」,接著指引我如何走回巴士總站,說那邊比較可能有公車可以搭,然後就走了。在夜晚的柏斯,我從幾乎看不到其他人的的西邊地帶,一路走到熱鬧的東邊市中心,雖然那位男士說直直走就可以到巴士總站,不過距離並沒有想像中短,走完我也累了。但總覺得自己特別幸運,每次在旅途上有需要時,總是會有適當的人出現,並解救我。

回到住處簡單弄了晚餐,在舒適的現代衛浴內好好洗個熱水澡,似乎也順便洗去前幾天所累積的荒野氣息──我終於又習慣待在都市的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ney13625 的頭像
whitney13625

一個人散散步

whitney136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