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欸,為什麼是去沙漠和西澳?那裏有什麼好玩的嗎?」幾個月前,朋友知道我要去澳洲玩時,幾乎都會問我這句話。的確,相較於東澳的熱鬧繁華,荒涼的中部沙漠與人口不多的西部海邊,在旅行的方便性與景點的豐富程度,都明顯遜色很多。

可是旅行之於現在的我,除了滿足想探索世界的慾望外,可能還帶有一種感受「在與現實抽離的時空,與人交會、分享」的性質。不太方便的交通,以及不夠「滿」的行程,正好讓我在這趟旅程中留下不少時間,認真感受自己身邊經過的「人」──在沙漠度過的那幾天,便是最好的例子。

一人旅時,若沒有要沙發衝浪或是其他考量,我總會優先選擇住在Hostel──一開始純粹是為了省錢而選擇背包旅館,直到幾次經驗後發現,在這裡認識新朋友,可能會讓旅行變得更有趣;接著又慢慢體認到,即使與室友只有短短一兩個小時的交集,也可能讓某些想法在自己心中默默萌芽,奠定自己的人生觀──我便因此愛上住背包旅館。當然並不是所有在hostel認識的室友都很棒,偶爾也是會遇到一些生活習慣很差、甚至影響到自己住宿與睡眠品質的糟糕室友。但只要能有一兩位與自己談得來的人,這些旅途中的過客,或許某天真的就會如蝴蝶效應般,影響著未來的自己──例如,這次我會想到要到澳洲旅遊,真要歸其淵源的話,應該也是受到兩年前在德國科隆hostel認識的一位澳洲室友影響吧。

前陣子閱讀黃于洋《路過:這個世界教我的事》,裡頭有句話,很能打動多數旅行者的心:「世界真的好小,我們可以在這裡遇到;世界也很大,大到也許再也不會遇見彼此了。」即使知道對方只是自己生命中一小段時間的過客,有時說再見還是會感到困難;雖然捨不得就此讓過客變成過客,可是在某些時刻下也不會特別想要留下對方的聯絡方式;許多事情的結果往往決定在一念之間,我們能夠留住或是放手的人際關係也是。

人與人的相遇本來就充滿著偶然,米蘭‧昆德拉筆下的男女主角,也是在六項偶然的堆疊下才相識於布拉格,影響彼此的一生。不過若要理性分析起來,我倒覺得自己與其他旅人的交集,或許也不完全出於偶然:從某種角度看來,這些人一定與我有某些相似處──或許是有著共同的興趣與好奇心,所以我們來到相同的地方;在安排旅程時的某個決策點有著相同的想法,所以我們搭上同一班交通工具。然而也可能只是因為命運註定要讓我們相會,所以原本要參加A旅行團的我,碰巧被改派到B旅行團,我們就在這些天時地利人和下認識。那麼,旅途中的各種邂逅,究竟是偶然?是註定?或是我們自己的選擇呢?

當沙漠的夜風粗魯地將營帳打得劈啪作響時,睡不著的我想著過去與朋友們的露營經驗,許多細節至今仍歷歷在目;當我在Alice Springs的酒吧裡,以令人懷念的French Kiss與那些法國人道別時,忍不住想起在法國漢斯唸書時認識的一群同學,當年也曾對於French Kiss的文化差異做過一番討論;在柏斯機場遇到韓國大學生Jay,因為他會說一點中文,讓我想起過去在克羅埃西亞認識一位中文講得很好的韓國男生,後來還與我同遊十六湖國家公園...旅外或旅行時,往往是在「人」的部份產生出最精彩的回憶,許多前因後果在心中不斷地震盪影響,才能以各種故事串起豐富的人生。

未來要是有人問我,西澳好玩嗎?沙漠有趣嗎?我或許會回答:西澳的夏天令我覺得舒暢,海天充滿層次的藍讓人感到放鬆;紅土大陸充滿活力,沙漠銀河燦爛地驚心動魄。西澳景點不多,但我在安排行程時仍覺得時間不夠,得犧牲掉一些選擇;紅土大陸景色單調,但因為我在旅行的路上認識許多很棒的人,這段旅程將會是我人生最難忘的回憶之一──其實去了哪些景點從來就不是旅遊的重點,我從這趟旅途中得到的,甚至只是非常簡單的快樂。簡單,卻充滿正面能量。

 

0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ney13625 的頭像
whitney13625

一個人散散步

whitney136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